新闻中心
Your cart

美干细胞政策对中国的影响 专访上海生命科学院金颖

         奥巴马为美国胚胎干细胞研究“松绑”,可望大大推动该领域从基础研究走向临床治疗的步伐。对中国科学家来说,一方面,来自大洋彼岸学术挑战的强度无疑会增加,同时,也有望推动中国在该领域的研究。

 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著名分子生物学和细胞生物学家、中科院上海细胞所原所长郭礼和教授表示,如果说此前干细胞研究“已经看到了黎明前曙光”,那么奥巴马的“松绑”则意味着“太阳很快就要升起来了”。

 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院/上海交大医学院健康科学研究所研究员金颖告诉记者,美国打开胚胎干细胞研究限制之后,美国科学家的研究会很快取得进展,中国在这方面面临很大竞争压力。金颖同时也是中科院干细胞重点实验室主任。

  松绑效应显著

  布什执政时期,为美国的人胚胎干细胞研究设下了不准使用联邦政府资金的禁令。在这种情况下,虽然依靠一些民间资金、以及部分州政府的资助,美国胚胎干细胞研究并未停滞,但发展步伐还是明显受阻。

  金颖告诉记者,美国干细胞研究的主流机构大都依靠联邦政府的资金运作。在禁令时期,尽管拥有一些民间资助,但在干细胞研究机构内部,“官”“民”两个体系的研究泾渭分明;同一个研究团队里,甚至“连一支铅笔都不能混用”。“禁令期”内,以英国为代表的欧盟国家因为政策相对宽松,在国际干细胞研究上占据主导;同时,中国科学家也享受到了宽松政策的实惠。

  在奥巴马政府就职后,舆论普遍认为白宫为胚胎干细胞松绑只是时间问题。此次松绑令签署前,美国胚胎干细胞研究已经显著松动——今年1月23日,美国FDA(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)批准了一项将胚胎干细胞成果用于脊髓损伤的临床试验,这是美国首次对胚胎干细胞临床研究发放通行证,一家企业将在今年夏天全面开展相关临床研究,希望能让截瘫病人重新站起来。郭礼和表示,FDA的“放行”,连同此次奥巴马“松绑”,是一个明显的信号,对所有科学家都是一个激励。

  众多课题待解

  目前,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要想全面用于临床治疗,正亟待攻克一些难题。

  金颖表示,胚胎干细胞作为“万能细胞”,虽然有潜力发育为任何组织器官,但如何诱导它们往正确的方向分化,问题尚未解决。例如,要修补受损的心脏,就要诱导干细胞使其向心肌细胞的方向分化。但目前,除了神经细胞,其他组织细胞的诱导分化效率还比较低,也就是说,能获得的目标细胞的比例还不高。

  此外,研究人员还必须解决如何排除那些未分化细胞的问题,必须找到植入体内的最佳时机。种种问题归根结底,就是要弄清干细胞诱导分化的最终机制和理论。如果不解决,临床治疗不但很难见效,而且,植入体内的干细胞发育很可能失控,从而生长成为肿瘤。目前,干细胞治疗的动物实验中,致瘤比例接近1/4。

  在奥巴马“松绑”之前,科学家也曾尝试借道“非胚胎途径”获得干细胞。2007年,日美科学家相继发表论文,宣布对人体皮肤细胞实施诱导,从而获得了干细胞。目前,这一名为iPS的研究路径已成为全球干细胞研究的最热门领域。不过,iPS的兴起并未使胚胎干细胞研究失去学术价值。金颖告诉记者,iPS与胚胎干细胞的研究,在许多方面有重合,其结果可以共通。相比较而言,由于iPS细胞是研究者通过“人工编程”的方法,改变了其发育方式,因此,被“重新编程”的iPS细胞,每一株的个性都不尽相同;而与之相比,胚胎干细胞特性更稳定,更适合作为前期研究的对象,从而获得有价值的成果。

  郭礼和表示,相比胚胎干细胞研究,iPS距离临床更加遥远。

  中国何以应对

  作为全球科技领域的领先者,美国的一举一动无疑会产生全球效应,预计会有更多政府放宽对细胞研究的限制。郭礼和表示,在此情况下,中国政府有必要采取措施,进一步支持国内干细胞的研究。

  目前,郭礼和正在从事干细胞临床治疗方面的研究,他告诉记者,虽然中国政府一直鼓励干细胞研究,但直到目前,对干细胞研究如何走向临床,国内尚无明确的申报审批方法、指南和程序,这使希望得到临床治疗批文的企业和研究机构感觉有些无所适从。

  “被公认是最为严谨的美国FDA都已经为干细胞临床治疗放行,中国也应尽快出台相关政策细则。”郭礼和说。

  金颖则表示,奥巴马签署“松绑令”后,掌管干细胞研究联邦资金的NIH(国立卫生研究院)将会尽快出台操作细则,很快就会进入资金的释放高潮。根据美国的体制,一个研究团队将一下子得到5年的研究资助,从而可以潜心于研究事务。与他们相比,中国干细胞研究者虽然一直得到国家资助,但每个项目的力度都不大,科研人员必须申请多个课题,才能保证研究持续进行。为此,她建议国家对干细胞的资助政策能适当调整,以使研究者不必将大量精力耗费在事务性的课题申报、汇报上。

  “在美国解除限制之后,中国干细胞研究者原先的政策优势被明显削弱了,美国估计很快就会取得大量进展。”金颖说:“但中国科学家也有机会。我们人口多,病例多,这对利用干细胞实施个体治疗是有利因素,应该抓住时机。